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高诗三百首

高从杰诗作http://blog.sina.com.cn/gaoshi3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《东方文明之光博客圈》现在新浪网已有四万多圈友。地址:http://q.blog.sina.com.cn/dongfangwm 这里是我的博客备份。我的主博客现有点击量40万,地址:http://blog.sina.com.cn/gaocongjie 欢迎各位网友、博友、圈友、朋友多多来往交流。

网易考拉推荐
 
 

田金双:博客之花永远不会凋零  

2006-12-17 11:23:16|  分类: 博友之间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忧忧紫色茉莉:博客之花永远不会凋零(图)
 
文/田金双
 
   
  今夜的风很大,今夜很冷。这一刻,我在遥远的沈阳,我在寒冷的北方。这一刻,雪如蛱蝶,我静静地站在雪中,静静地悼念我们的小妹妹忧忧紫色之花——王蕊。这一刻,没有人,绝对没有人知道我的伤感。这一刻,我的内心比北方的冬天更冷。
    我们的忧忧紫色茉莉走了,静静地走进了天堂。12月13日晚,这是一个黑色的日子,时间在这天凝固——我们的忧忧紫色茉莉跑出家门,再也没有回来。她死了。我们心中的忧忧紫色茉莉王蕊,我们心中的博客之花就这样在12月13日的冬天迅速凋零!
   王蕊走时,23岁。当三车追尾的那一刻,身为护士的她还下意识地保护着120车上的病人。躺在医院里失去感觉的那一瞬,她还静静地默念着新浪“东方文明之光”博客圈中各位博友的名字……一个,一个,又一个,然后……她静静地停止了呼吸。
 

    作为许多博友心中的博客之花,王蕊临走前留给大家这样一段录音,一段永远值得我们反复倾听的录音:“……芳……你怎么也来了……我妈呢……啊……好疼啊……肚子好疼啊……芳……你别哭了……我没事……很快就会……没事的……我可能不能带你去房间聊天了……你知道我的博客号……自己上吧……找云飞扬……他……他会带你去的……一定要用……我的声音……和……和大家说再见啊……我知道自己这次熬不过去了……告诉高从杰高……大哥……茉……茉莉累了……去科尔沁玩一下……会回来的……这几天我一直忙……没去大哥博客看……看……没去圈子里多和大家……说说话……我……我……没带圈子过1万……我多希望能过1……万啊……芳……你要不能照顾……我的博客……就关了它,……我今晚真的……很想听听你用……我的……我的声音……在房间里说说话……可我好象……再也听不到……了……我手机……呢……好想给大哥……打个电话……不能……亲自……和……和大家……说……说……再见了……高大哥……柏……柏毅……春耒晚急……齐越李根……孙子……兵法……小妖姐……周老……飞扬大哥……茶……茶叶大哥……龙云……天……天缘姐……随……风……刘……刘……刘凯……”

   听到这段录音时,我哭了,我他妈的哭了,我不知道这究竟是一个男人伤心背后的滂沱大哭,还是一种怀念或铭记。是的,我们的忧忧紫色茉莉王蕊走了,她永远也不知道这段录音与我有关,她永远也不知道这段录音与这个叫田金双可耻的家伙有关。
   是的,我无法躲避自责。就算我反复打自己的耳光也无法停止自责。
   听到王蕊死讯的那一刻,我在遥远的沈阳,我正在帮一个歌手执导一部所谓的音乐MV。12月16日凌晨3时许,我和另一个朋友刚刚从北京抵达沈阳,刚刚在朋友的酒店住下,刚刚看书后在床上睡着,时隔不久的7点58分,我一下子被手机惊醒。顺手摸起手机一听,原来是好友高从杰拨的电话。在电话中,高急匆匆地说:“金双,你在哪儿?”我迷迷登登地说:“我刚到沈阳,拍MV,过几天就回北京,我在外地,有什么事,长话短说。”高从杰声音嘶哑地说:“金双,东方文明之光的CEO紫色茉莉出车祸了,三车追尾,出车祸时,她还怕病人受伤,拼命地护着自己的病人……她临死前的遗言就是给博友留下来的……”听到这些话,我一下子清醒了,彻底清醒了,我大叫一声:“老高,你再说一遍!”但事实真的如此,我们不得不承认——事实的确如此。
   那一刻,我眼前一片昏黄,不是泪水,不知道是什么。我甚至不知道自己究竟在想些什么。此刻,我们心目中的博客之花忧忧紫色茉莉王蕊永远也不知道,她的最后留言与高从杰有关,与这个叫田金双的可耻家伙有关。
   是的,一整天我都无法逃避自责——毕竟,王蕊临死前的遗言不是留给家人的,而是留给了我们,我们这些博客圈里的博友。我不知道,我真的不知道,此刻的我和高从杰究竟应该是感到温暖,还是应该向王蕊的家人道歉,郑重道歉。道歉的这些人中,有高从杰,也有我……
   高从杰是我一面之缘的朋友,也是东方文明之光博客圈的创建者。而我,就是那个给高从杰出谋划策让他建立博客圈的那个可耻的家伙。我和高从杰因为一次姓名预测在新浪博客结缘,神交已久后月余,高从杰大老远地跑到我家和我小聚。也就是那次小聚,我极力撺掇高从杰创建了东方文明之光博客圈,几天后,高从杰创建了“东方文明之光”博客圈。当然,高兄顺其自然地将我拉入这个伍队。而后,在众多博友共同的苦心经营下,“东方文明之光”博客圈的队伍短短在几个月内迅速壮大到9000多人,而这个队伍的壮大均与这个博名忧忧紫色茉莉的名字王蕊有关。尽管大家大都知道忧忧紫色茉莉这个名字,但仅有极少数人知道王蕊这个现实生活中女孩的名字。
   7点58分,从高兄的电话里知道王蕊离世的消息后,我彻底惊呆了。在电话中,老高对我说:“金双老弟,纪念一下王蕊吧……”接下来,由于手机的信号不太好,声音时断时续,老高具体在电话中说什么我也没听清,我只是记得自己好象一个劲儿地说:“高大哥,等我电话,等我电话。”而后,在电话中老高将自己所知道的一切细节发送到我的邮箱。当时,我急匆匆地从宾馆赶往MV拍摄场地,无法上网。而后,等我打开邮箱时,邮箱里重重地躺着数十封邮件。而这些邮件,除了王蕊昔日可爱的照片外,还有数不清博友对王蕊的纪念文章。读到这些邮件的那一刻,我哭了。我恨我自己。妈的,我为什么不早点跑到网吧查看一下自己的邮箱,偏偏拍什么狗屁MV。


   在信箱里,我的好友高从杰在一封名为《拜托了!田老师!金双老弟!先谢谢你啊!一定要替我还愿啊!!!》一文中这样写的:
   田老师你好!我今天上午联系“王蕊”(忧忧紫色茉莉)的电话,1357338XXXX,现在是她的一个小姐妹王芳在拿着呢,那是王蕊的父母委托这个小姑娘替王蕊和她朋友们说个再见用的,现在那个小姑娘叫“王芳”,据王芳说过几天就把手机卡注销了。
   我要她别的电话也不给、没有座机号码、王芳拿着手机只短信联系、也不接电话,好些资料要不到,今天王蕊火化、她父母都去殡仪馆了。以前我和王蕊联系只打过她的手机、没有别的联系方法。和她父母也没联系过。
   昨天晚上我在新浪的一个UC聊天室与王芳谈了半小时,她用语音给我讲了大致的过程(王芳因火灾声音不行了、发不出声来、但王蕊给她装了个可以用别人声音说话的软件):
   12月13日晚8点多,王芳(是邻居)找王蕊玩电脑,在聊天室与别的管理员谈事情,近九点,医院打来电话要出120,王蕊头出门给王芳和聊天室的人们说:“等着我,一会就回来。”约9点半,医院打来电话说120车出事了、三车追尾、把120车挤中间撞烂了、两死两伤。在撞车的一瞬间、王蕊扑到病人的身上、病人没死、王蕊脊椎骨断了(这是致命伤)、头和内脏都受伤了、王芳和王蕊的父母赶到医院、同事拿手机录下王蕊断断续续说的话、她就没知觉了“茉莉遗语”。可能当时已死了(医生肯定知道),但医院到15日还插着呼吸机,因家属不肯放弃。
   令我感动的是,她最后的话念叨的都是我们“东方文明之光博客圈”管理员的名字,现在我们管理团队有近20人,她是我的主管,我封了她个“首席执行圈主”,实际管人很麻烦的,这个小姑娘很优秀,也很听话,她总能按着我的意图去抓工作,忠心耿耿的,因为我几乎每天都和她通电话,我觉得说她很“信赖”我一点也不过分。我说她、我教她、她总能认真的听,真象我的一个很亲的小妹妹,我觉得我要不为她做点什么我就对不起她这几个月来对我的信赖!更对不起她那么辛苦的为圈子工作。
   在“东方文明之光博客圈”任发展部长时,曾在七天内发出邀请入圈留言3-5千封、960位博友入圈;在任“首席执行圈主”期间,把圈子工作安排的井井有条。一度本圈子在新浪排名第三位!我们不能忘记!可以说:她为“新浪博客圈”的推广、发展做出了贡献!在11月份我们圈子出现低潮时曾坚定的对我说:“高大哥,就算我们的团队只剩下我们两个人,我们也一定能把圈子重新做起来、做的很好!”我说:“我真心的谢谢你!有这份心就好!不会的,我相信我们圈子的凝聚力的!”
   金双,拜托你啊!一定要想个辙帮哥哥还还这个心愿啊!我真的难受了两天了!两天来我想起来就掉泪,真的,我给你发过去了许多别人的文章,那里的照片也不少,请你看看吧。别的资料要是联系不上她的父母怕是找不到了。
    愚兄:高从杰拜上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2006年12月16日中午13点48分
 
   我知道,高大哥一定是哭着写完这封信的,而且,他怕我收不到该邮件,一连给我发了两篇相同的信。我也很可耻地哭着读完这封信的,为我的迟到可耻。我知道我们对不起王蕊,她在天上,而我们,继续活着——而我们继续活着,继续表达——一半生存一半表达!

   接下来,在我的邮箱里充满数十位博友纪念忧忧紫色茉莉王蕊的文章。请允许我心情不好,不能在此一一列出各位网友的姓名。
   “不久以前,子尤,一个出生于90年的小男生。在10月下旬的一天,离开了我们,这个声称‘谁的青春有我狂’、要快意如李敖的小男孩儿,他生活在这个世界上短短16年的时间而已,虽然很短暂,但是他所有的面对死亡的坦然和豁达,却也让我们佩服。
  夫平凡岁月之中,凡富贵之子,慷慨得志之徒,其疾病而死,死而湮没不足道者,亦已众矣,况草野之无闻者欤!而子尤、紫色茉莉能够被我们记住,他们的离世,也就不平常了。
  23岁的年华,凝固在120救护车那一个狭窄的空间里,她的离世当是不幸,给父母悲痛,使亲友伤痛……但人生,却因这意外而崇高,她以她的行动履行了职业的操守!
  在她离开的时候,她对朋友这样说,告诉高从杰高……大哥……茉……茉莉累了……去科尔沁玩一下……会回来的……这几天我一直忙……没去大哥博客看……看……没去圈子里多和大家……说说话……我……我……没带圈子过1万……我多希望能过1……万啊……
  一个有爱心的人,我们当永远记住,怀念她。”——《天堂里有没有车来车往?》
  
  “你为什么不再坚强一点?那么多人需要你呢,你的亲人,你的病人,你的朋友,你的博客圈子,你撒手就走,人间的阳光都不能让你复苏,执意走那条阴冷的路。……天堂里不知缺什么,我想茉莉在那里再建个博客圈吧,延续着你的生命,你的热情,你的无私。我在人间和你相望,我会做到,生命不死,精神不倒。
   茉莉,不再忧郁,路上走好。给你祝福。”——《你怎么如此脆弱》
    ……
 
   而后,东方文明之光博客圈出发出《停博三天以表悼念之情!》的决定。决定如下:
  “各位圈友、各位版主管理员,本圈自2006年12月15日凌晨至12月17日晚间、停止文章更新三天沉痛悼念我们的“首席执行圈主”忧忧紫色茉莉小姐!但各位圈主可以加精发表悼念文章。
   她的手机是新换的,手机号码是原来的:135 7338 XXXX。请大家不要打电话打扰她家里的亲人们,各位朋友可以发短信表示悼念之情。在此也请茉莉的父母及亲人们节哀顺变。”——《停博三天以表悼念之情!》
 
 
   几乎与此同时,茉莉生前的好友(我猜很有可能是王芳)也代我们的茉莉向各位博友予以留言。《茉莉致“东方圈”管理》原文如下:
   非常感谢大家为茉莉所做的一切,在这里我替茉莉给大家深深的鞠躬了!
   今晚我了解到,原来茉莉在网上还有这么多的好朋友,感谢大家对茉莉的思念,她一定会在天堂里保佑大家的.特别想对"东方文明之光博客圈"的朋友说,茉莉生前在网上的工作就是圈子,她说她爱这个圈子,因为圈子象她的孩子,她最大的遗憾就是没有亲眼看到圈子的人数超过1万;她说她对不起高大哥,没有带好圈子;她每天最高兴的事情就是打开电脑,看朋友给她的留言;她说有你们她感到充实,她几乎晚上下班回家后,就不再出门,除非是医院里的电话;她说她怀念柏毅在的日子,每天能进那么多的人.如果大家每天为圈子多做一点,也许茉莉就可以看到圈子人数过万了,不是吗?
   对你们的圈子我不懂,我也曾想过把所有的圈子都退掉,可是我没有那么做,我认为茉莉既然加入了某个圈子,就说明这个圈子有它的魅力,有它的价值所在,我想把它保留下来,作为一种怀念.
   今天我去了好几个地方,想在那里找找茉莉的影子,对她,在生活中我是再熟悉不过了,可是在网上,除了博客圈,我不知道她还在忙什么,"东方文明之光博客圈"什么时候可以过1万,可以了却茉莉的这桩心事?谁可以告诉我?——《茉莉致“东方圈”管理》
 
 
  而后,“东方文明之光”资深博友云飞扬也相应地在博客中发表《追悼忧忧紫色茉莉的邀请函》。《邀请函》中说:“各位亲爱的博友们:
   对于忧忧紫色茉莉的猝然离去,飞扬和大家的心情一样难过,她是我们东方文明之光博客圈永恒的圈主,屈原行吟阁资深圈友,新浪行吟阁优秀的管理员,我代表东方文明之光博客圈,屈原行吟阁博客圈,行吟阁文学群,屈原行吟阁群,醉的博友群所有成员特向所有爱好文学的朋友们发出邀请,谨定于本月20日(茉莉的头七)晚上八点在新浪网的UC语音视频聊天室===行吟阁为茉莉妹妹举办一场盛大的追悼会,也欢迎各位朋友准备好文章登麦表示哀悼!!!
        晚会发起人:云飞扬
      2006年12月16日凌晨2:12  ——《邀请函》
 
   截止笔者撰文时,众多博友的撰文纪念活动仍在继续……
 
   我们心目中的好妹妹忧忧紫色茉莉王蕊走了。面对这一切,我不知道,这究竟是一种沉重的忧伤,还是比忧伤和伤感更令我们刻骨铭心的幸福,或者远非任何词汇所能表达。

  请记住,我们的忧忧紫色茉莉走的那一天,是一个令我们伤感的黑色日子——那一刻,我们的时钟凝固在2006年12月13日。

  天堂究竟有没有车来车往?!我们心中永远的忧忧紫色茉莉,我们心中永远的妹妹王蕊,天堂里的你——现在还好吗?

  愿我们共同悼念我们心中的好妹妹,让我们为我们的忧忧之花王蕊共同燃起希望的蜡烛——要知道——我们心中的博客之花永远不会凋零!
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博友:田金双
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2006年12月17日01:40分草于沈阳
   
  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67)| 评论(37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